ABOUT

关于我们

兰底郑老六烧鸡味道独特,颇受大众青睐。食客将鸡撕开,一阵香气扑鼻而来,诱人直流口水,但让人费解的是每只鸡的腹内都裹藏着一只知了猴,金黄酥脆,是调味还是有其他门道,众说纷纭。
 
        事情要追溯到北魏年间。当时郑家烧鸡已是远近闻名的名吃。相传,其实郑道昭正任光州刺史,他政务宽厚,不任威刑,为吏民所爱,他闲暇时,喜欢四处微服巡查,体味风土人情。一日行至兰底地界,时近黄昏,路途劳顿,腹中已咕咕直叫,饥饿难耐之际,他忽嗅到一阵浓郁的香气袭来,顿时疲惫尽消。
 
        随从一番打听,有一老者笑答,神到此地,不吃这里的烧鸡,也过不了前面的桥。郑道昭在桥边的柳下石边坐下,问烧鸡店的伙计,贵店可有名号?伙计答:门匾是没有,但方圆几十里没人不知郑家烧鸡,天下郑家出荣阳啊!郑道昭高兴的说。
 
        听说食客器宇不凡,郑家掌柜亲自将刚出锅的烧鸡端上来。郑掌柜净过手,一边熟练地将烧鸡撕开,一边说若要味道正宗,非用手撕不可。郑道昭早顾不得矜持,那钻心入肺的香味,宛如馋虫从唇齿间爬出来,食相如莽汉。片刻,眼前只剩鸡骨。郑道昭兴致大发,又要来两碗老烧,小酌起来,微醺间,天色已暗,郑道昭晃着脑袋,煞是惬意。迷懵间,突听石桌上啪地一声响,一道黑线钻进鸡骨里,郑道昭一惊,大伙慌忙掌灯去寻。半响,郑掌柜哈哈笑着,从鸡骨里捡起一只知了猴来。原来,时值盛夏,知了猴临黑从窝里爬出来,蹒跚地跑到树上,去蜕皮,大概柳树枝条被风吹拂,知了猴不知下方何方神圣,一头扎下来。
 
        郑道昭看罢,也爽朗大笑,说知了入地饮泉,栖高吮露,乃洁净之象征。看来,这历来被多少文人墨客褒扬之物,也难抵你郑家烧鸡美味的诱惑。郑掌柜听罢大悦,连连夸客官毕竟是读书人。说出来的净是吉言。莫非,我们郑家真的跟知了猴有缘。后来,隔三差五,郑道昭都会差人策马来到兰底,买郑家烧鸡,因当地郑姓人做烧鸡的还有几家,逢上有官差问路,当地人问是哪个郑家?官差回答:知了猴家。渐渐,知了猴烧鸡就越发声名大噪。这位郑家先人,也得一绰号:知了猴。
 
        后来,据说郑道昭由光州转任青州刺史,途中,还差官差送去一张土纸,上书:郑家烧鸡,当时,被一书生看到,惊奇不已,说郑道昭是名冠九州的大书法家。是魏体的鼻祖。有南王北郑之说。郑掌柜才喃喃道,怪不得官差说书家是我本家呢。于是,找工匠寻一奇木,据说可千年不腐,刻一牌匾,悬挂门楣之上,如获至宝。日日擦拭,一直延续郑家数代。据传至元末,世道纷乱,郑家败落,郑家后人逐将牌匾换了果腹之物,自后,再无影踪。郑家烧鸡延续延续到清中期,族中人依照秘方,重操旧业,不久又名誉四方,郑家新掌柜后来出两千两银子,寻郑道昭书写给祖先牌匾,后来,偶有人拿来破旧的魏碑体匾,来讨赏钱,郑家找人鉴之,均为赝品。
 
        今日,正宗的郑老六烧鸡,依然按照祖先规矩,每只鸡里仍放进一只知了猴。前些年,郑家烧鸡传人又请一著名书法家,用魏碑体重书了“郑老六烤鸡”,方了却心愿。
 
        关于知了猴,成虫为蝉,自古是诗人们赞美的题材。笔者最喜欢的当属唐代虞世南《蝉》,隐喻一个品牌,也算贴切:垂緌饮清露,流响出疏桐,居高声自远,非是籍秋风。
 
  • 热线:18678611536
  • 地址:山东省滕州市中央城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21 手机购彩-官网 版权所有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手机购彩-官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手机购彩